首页 >> 留学人员风采

“试”不可挡,回顾海归大咖的高考故事

2021/6/10 16:06:12

  2021年全国高考正在进行,1078万考生迈入考场,迎接人生路上的一次大考。

  在留学人员群体中,从来不缺高考传奇故事。今天,就和大家一起回顾几位海归大咖们的高考故事,他们中有的是名校海归,有的起于平凡,他们用亲身经历证明,高考是一道重要的关卡,但并不意味着人生从此被设定。

  丁仲礼:知识改变命运

民盟中央主席、欧美同学会(中国留学人员联谊会)会长、中科院院士丁仲礼

  丁仲礼会长最为人乐道的是“节能减排之问”。以“人均累计排放”争取中国在国际上碳排放权,显现的是一个爱国学者的睿智和担当。而回顾丁仲礼走过的路,“知识改变命运”这句话更是得到完美的体现。

  1957年,丁仲礼出生于浙江嵊州的一个农村,13岁时开始当家干农活,后来当过中学代课老师。改变丁仲礼命运的同样是那两个有魔力的字——高考。

  1977年高考恢复,丁仲礼报考了文科专业,结果却名落孙山,不是因为成绩不合格,而是因为体检时血压过高。1978年再考,原本喜欢文学的他读了作家徐迟写的《哥德巴赫猜想》,决定报理科,最终考上了浙江大学地质系。落榜再考,还是先文后理,可以说是相当励志了。

  1982年,丁仲礼考取中国科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是著名黄土专家、国家最高科技奖获得者刘东生,后继续攻读博士学位。此后,他就与中科院结下了不解之缘,先后在中国科学院地质研究所(后为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所)任副研究员、研究员、常务副所长、所长。后来,丁仲礼还担任了中国科学院副院长和中国科学院大学校长(如今,丁仲礼已不再兼任这两个职务)。

  执掌国科大时,丁仲礼曾在招生宣传时直言,“国科大的本科肯定不会好‘混’,如果想做生意、想学金融、想当公务员,就不要报考国科大。”

农工党中央主席、欧美同学会(中国留学人员联谊会)原会长、中科院院士陈竺

  1953年出生的陈竺,生于一个医学世家,父母都是瑞金医院的教授,是我国知名的内分泌专家。传承父辈家学,少年时的陈竺,自然也对医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974年,与大学擦肩而过的陈竺被推荐到江西上饶的卫生学校读书,后留校工作。

  在工作期间,陈竺始终没有放弃医学梦想,大量阅读医学文献,自学完成了大学课程的学习。恢复高考后,他在1978年以专业第一的成绩考入上海第二医学院(现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医疗系一部血液病学专业硕士研究生。

  1984年,陈竺凭借专业优势和语言优势,前往法国巴黎圣路易斯医院血液中心实验室,担任外籍住院医师,并取得了博士学位。

  陈竺还因其在血液学研究领域,特别是白血病治疗领域的重大贡献,被多个外国科学院聘为外籍院士或学会会员,获得了法国全国抗癌联盟卢瓦兹奖、斯德哥尔摩舍贝里奖等重要国际奖项,也获得了不少世界知名大学授予的荣誉(名誉)博士学位。

  万钢:从知青到海归部长的跨跃

致公党中央主席万钢

  1952年出生的万钢,是各民主党派中央现任主席中最年长的一位,也是有过知青下乡经历中下乡时间最长的一位。

  籍贯上海的万钢,下乡的地点却在东北。1969年,他在吉林延边成为一名下乡知青。

  1975年,作为“工农兵学员”,万钢进入东北林业学院(现东北林业大学)道桥系学习,那时知识还未引起人们的重视,但他很珍惜这难得的机会。由于出色表现,1978年毕业时,学校让他留在物理教研室当助教。1979年,凭借扎实的基本功,顺利地考上了同济大学的力学系研究生,也从同济开始了他新的人生。

  1981年毕业后,万钢担任同济大学数力系光测力学研究室教师。1985年他过五关斩六将,最终获得了世界银行的奖学金赴德攻读博士,成为上世纪80年代留学生中的一员,在拥有两百多年历史的克劳斯塔尔工业大学攻读博士学位。6年后,他在德国完成求学,进入奥迪汽车公司工作十年,任技术开发部工程师,生产部、总体规划部技术经理等职。

  既有海外学习经历,又有海外任职经历,回国后的万钢,是一个典型的“海归”。2001年回国后,万钢担任了同济大学新能源汽车工程中心主任,同济大学校长助理、汽车学院院长,副校长(主持工作),直至2004年担任校长一职。

  2007年,万钢担任科技部部长,和同年担任卫生部部长的陈竺成为当时仅有的担任国务院政府组成部门正职的两位党外人士。

  裴钢:“高考前上过两所社会大学”

上海市欧美同学会会长、中科院院士裴钢

  1953年12月,裴钢院士出生于辽宁省沈阳市。回顾他的求学生涯,可谓经历颇丰。“文革”期间,他正值小学最后一年,年轻的他跟随着年长的学生“大串联”,曾挤过无落脚之际的火车,钻进座椅下睡觉,也曾躺过行李架。

  1970年,他开始了下乡知青的五年。踏上了“农业大学”的征程,坐火车从沈阳到了盘锦。虽说生活艰苦,但他却并没有放弃学习。凌晨三四点起床做饭,那便在分好饭后的短暂空隙抓紧学习;跟随生产队的马车进城,那就去书店逛逛翻翻。农村劳动艰苦繁忙,世事前途不随人意,但是种种挫折不但没有磨灭他的青春抱负和斗志,反而使他更加坚定更加努力。

  1975年,他被分配到沈阳第三机床厂,先到厂办技工学校学习。于是,他在车间实习上专业课时是一名技工学生,上政治课的时候站在讲台上又是一位老师,给大家讲《共产党宣言》《反杜林论》。

  直到1977年10月21日恢复高考,他白天在家看书,夜班去车间工作,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考取了沈阳药学院并被成功录取。学习过程中,他一直保持认真刻苦、严谨踏实的学习态度。于1982年获药学学士学位,1984获药剂学硕士学位,1991年获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生物化学和生物物理学博士学位,其后至1995年初在美国杜克大学进行博士后研究。

  他曾任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院长、同济大学校长。1999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2001年当选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

  陈凯先:立志当名科学家

药物化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陈凯先

  在华东师大附中读书期间,学校浓厚的人文环境和学识渊博的老师,让陈凯先对学习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高中时,陈凯先的各科成绩都很好,但物理成绩更为突出。在一次以“我的理想”为主题的作文课上,他激动地写下了长大“研究原子能”的梦想。“其实当时我对原子弹是什么,并不太懂,但是钱学森等科学家的故事,让我对这个领域十分向往。”陈凯先说,在华东师大附中读书的时光,科学家梦想的种子悄悄地在他的心里生根了。

  1962年高考的时候,陈凯先毫不犹豫地报考了复旦大学物理二系(原子能系)。但他不知道的是,该系包含两个专业:核物理和放射化学。喜欢物理的他,却被阴差阳错地分到了放射化学专业。

  1965年,“四清”运动开始,大学生被迫停止学习到农村搞运动,一年后,“文革”又来了。毕业离校,陈凯先被分配到湖南。他做过普通农民,也做过工人,陈凯先离原子能研究员的梦想越来越远。他为了不虚度时光,开始“啃”起了《化学专业英语文选》,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自学,为日后走上科研之路打上了坚实的基础。

  1978年,国家恢复研究生制度。陈凯先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成为著名药物学家嵇汝运先生“文革”后招收的第一名研究生。1982年硕士毕业后,陈凯先又继续攻读博士学位。1985年春天,他被公派赴法国生物物理化学研究所进行访问研究凭着一种“不懂就学,决不退缩;要做什么,就要努力做好”的精神,连获佳绩,让法国导师对他“刮目相看”……回国后陈凯先以一个科学家的敏锐,以一个“小学生”的好学和执着,付出超过常人成倍的努力,将一个个压力转为动力,又将动力最终转化为能力,成为我国药物化学和创新药物领域的重要学术带头人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