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留学人员风采

4岁成孤儿、8岁坐牢、31岁改学核专业……他为祖国“深潜”一生!

2021/6/1 10:03:37

欧美同学会始终与国家和民族命运紧密相连

留学人员始终与中国共产党同心、同向、同行

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

我们开设【建党百年·海归故事】栏目

一起来回顾

留学人员的红色岁月、报国初心

1988年9月27日

中国导弹核潜艇水下发射运载火箭成功

这是继原子弹爆炸成功后

中国于深海中牢牢筑起的第二道核盾牌

直到这时,很多人才知道他

我国著名核动力专家、

中国第一代核潜艇首任总设计师、

中国第一个核动力装置的主要设计者

彭士禄

为了祖国核事业

他隐姓埋名数十年

49岁时切除了四分之三的胃

晚年只能靠鼻饲提供营养

2020年1月

他生前最后一次出现在镜头中

字字铿锵地说

“只要祖国需要,我愿意贡献一切!”

今年3月22日12时36分

彭士禄院士因病逝世

享年96岁 详情见>>>

近日,中宣部决定追授彭士禄院士“时代楷模”称号

  “小乖乖”

  彭士禄是中国核潜艇首任总设计师,参与、见证了中国第一艘核潜艇诞生的全过程。他负责第一座百万千瓦级核电站——大亚湾核电站的引进、总体设计和前期工作,组织自主设计建造秦山核电站二期。他的一生经历起伏跌宕,为核事业发展做出了开创性的贡献。

  这个工作中被人称为“彭大胆”“彭拍板”的钢铁汉子,却是父亲的“小乖乖”。

  彭士禄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彭湃次子,1925年出生于广东省汕尾市海丰县。1928年彭士禄的母亲蔡素萍英勇就义,1929年父亲彭湃在上海牺牲。这一年,4岁的彭士禄成了孤儿。

  作为彭湃的儿子,小小的彭士禄被国民党视为“斩草除根”的目标之一,成为国民党在全国悬赏搜捕的通缉犯。

  8岁时,彭士禄被国民党当局抓进监狱。阴森恐怖的牢房里,饭里有虫子,身上有虱子,不仅如此,敌人还逼供让他承认自己的身世。

8岁的彭士禄

1991年,66岁的彭士禄来到曾关押过他的石炮台遗址,他一站在上面就哭了,对身边的人说:当年,我在这里受到了多少拷打。

  “一个漆黑的夜里,奶妈背着我逃难。”这是彭士禄最早的人生记忆。唯一的一张与父亲和哥哥彭绛人的合影,对于他来说,弥足珍贵。照片上有彭湃亲手写的字:“彭湃及他的小乖乖”。

  1950年,25岁的彭士禄第一次看到父亲彭湃的照片,内心百感交集。他默默地在照片背面写下了:“这是中国革命英勇的斗士!这是光荣的共产党员!这是我的爸爸——彭湃同志!”

  彭士禄说,“我不能给我爸丢脸,当不了革命家,但我能当专家,我要在核动力领域,做出名堂来。”所以,他用一生来践行他的诺言。

  “彭老六”

  工作上废寝忘食、敢于拍板、勇于承担的“彭大胆”,在生活中却是个老顽童。虽然童年过得颠沛坎坷,但他却一直是个乐观的人。

  在家里,彭士禄有很多绰号,彭老乖、彭老帅、彭老六、老朋友……其中,“彭老六”的由来,与家庭成员的“地位排序”有关。

  家里面,夫人永远是第一位,大家都必须听她的;女儿排第二,因为她是夫人的追随者,永远支持夫人;外孙女排第三;保姆排第四;女婿排第五;自己则排第六。

  彭士禄调侃,“我在家最没地位,人人都可以管我。要规定我几点睡觉,要管我吃饭,不让抽烟喝酒。”

彭士禄夫妇与孙女和外孙女

  “我小朋友回来没有?”彭士禄管外孙女叫“小朋友”,外孙女就叫他“老朋友”,都是玩笑称呼。年纪越大,越喜欢开玩笑。他的同学、中国工程院院士周永茂也说,“他就是一位爱笑的老人。”

  “中国好爸爸”

  年轻时的彭士禄一直忙于工作,陪伴家人的时间很少,但退休后一家人一起生活得很幸福。

  彭士禄95岁时,女儿彭洁专门给他颁发了一个独一无二的“中国好爸爸”奖。当时制作门店的老板还说,这是他第一次制作这样的礼物。

  晚年住院后,女儿常来医院看彭士禄,有时还带客人来。每次探视完了,他总是坐着轮椅坚持送客人到电梯口。等客人上了电梯后,他冲着人们挥手,有时还调皮地跟女儿说“See you tomorrow”,最后还来一个飞吻。这是他跟女儿之间特有的互动。

  女儿彭洁说,“我觉得我父亲就是一本永远读不完的书,每读一次都有不同的感觉。他是我心目中最好的爸爸。”

  “拓荒牛”

  在彭士禄家中的橱窗内,摆放着他最爱的三件“宝贝”:中国第一代核潜艇研制成功纪念盘、核电站核岛模型和拓荒牛雕塑。彭洁说,父亲最爱的是第三件。“很多同事说他像一头拓荒牛。这是他最好的人生写照。”

  1951年,彭士禄以优异的成绩考取选派留学苏联的名额,前往喀山化工学院化工机械系学习。1956年获得苏联颁发的优秀化工机械工程师证书。正当他准备毕业回国时,正在苏联访问的陈赓大将将彭士禄密召到中国驻苏大使馆。陈赓问他:“中央已决定选一批留学生改行学原子能核动力专业,你愿意改行吗?”

  彭士禄几乎是脱口而出:“我当然愿意,只要祖国需要!”

  彭士禄常说,自己一辈子只做了两件事:一是造核潜艇,二是建核电站。彭洁说,“他一生都在为祖国的核动力事业奋斗……他希望和核潜艇永远相伴,永远守卫海洋。”

  2021年3月30日,在《英雄核潜艇》的歌声中,彭士禄完成了他最后的心愿:骨灰撒向大海,永远守护祖国的海洋。

从烈士的遗孤

到中国核动力事业的拓荒牛

他默默走完了为祖国“深潜”的一生

一辈子太短

短到他只为祖国做成了两件事

一辈子又太长

长到他把生命熔铸进

新中国核事业基座上的磐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