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留学人员风采

在谢会长领导下工作的日子

2021/3/19 9:53:49

(后排右四为作者)

  今天是谢希德会长100周年寿辰。2000年3月4日,谢会长离开了我们,一晃二十多年了,在同学会大家庭中,她永远是我们的会长。

  谢希德(1921年3月19日—2000年3月4日),福建泉州人,固体物理学家、教育家、社会活动家,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复旦大学原校长,上海杉达学院原校长。谢希德1995~2000任上海市欧美同学会会长。

  1946年谢希德从厦门大学数理系毕业后进入上海沪江大学任教;1947年赴美国史密斯学院留学;1949年获得硕士学位后她转入麻省理工学院专攻理论物理;1951年获得博士学位后,即谋划回国;1952年绕道英国回到中国并被分配到上海复旦大学物理系任教授;1956年被国务院调到北京大学联合筹建半导体专业组;1958年夏谢希德又调回复旦大学,参加该大学与中国科学院上海分院联合主办的技术物理研究所,并任该所副所长;1980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数理学部委员,1981年获美国史密斯学院、美国纽约学院荣誉博士学位;1983年1月出任复旦大学校长;1989年当选为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1990年当选为美国文理科学院外籍院士;1997年出任上海杉达学院校长;2000年3月4日逝世于上海,享年79岁。

  谢希德主要从事半导体物理和表面物理的理论研究,是中国这两方面科学研究的主要倡导者和组织者之一。

  上海市欧美同学会恢复成立后,谢希德是继冯德培会长的第二任会长。和其他人相比,我和谢会长接触不算多。只是在她担任上海市欧美同学会副会长和会长期间,尤其是她任会长的五六年时间,有幸在她领导下工作。那时我担任副秘书长和常务理事,由于工作关系和谢希德会长接触比较多。我们一般称谢希德会长为“谢校长”,她任我们会长时好像刚卸任上海市政协主席、中央委员。除平时工作上的接触,为写她丈夫曹天钦院士的纪念文章时,我也聆听过她的教诲。我到过谢希德先生府上,她们家也不大,但是书香气十足。

  谢会长给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同学会让我写一份英文材料,我当时有点“轻敌”加之英文水平不高,英文稿的瑕疵不少。想不到谢会长自己用打字机重新打了一遍,还告诉我英文电话国家区号的正确表示法。我望着这位“德高望重”七十几岁满头银发的老会长,我惭愧得恨不得地板有个缝钻进去。从此我写任何东西都不敢有半点马乎,无论是文章内容、遣词造句还是标点符号。在不少场所,包括昆明的“中国国际园艺博览会”,我指出场内设置的英文标识和文字介绍上的错误,有些是表达方式明显不妥,有的是大小写,有的是标点符号错误。其实我的英语水平一般,关键是我认真、细心。别人称赞我是咬文嚼字的“啄木鸟”,但是他们哪里知道我这个“水平”归功于谢会长对我的身教和言教,当然这是后话了。

  如今,我们同学会有十几个编制。其实,自上海市欧美同学会1984年恢复成立以来,至谢校长接任上海市欧美同学会会长期间,我们同学会只有五个编制,包括工勤人员。众所周知编制问题是个大问题。尽管一再争取,同学会的编制问题依然没有解决。谢会长担任会长后,认为留学人员工作的意义长远重要,她亲自向市委反映,问题得到解决。当时,上海编制委员会的领导和有关人员还亲自到同学会征求意见,这种情况是不多见的。可见谢会长在留学人员工作问题上的高瞻远瞩。

  几年前,同学会成立初期的五位工作人员都退休了。如今,我每到同学会看见这么多年轻的同志就想起我们的谢会长,想起她对我们同学会的关心呵护。

  谢会长去世时我不在上海,没有机会为她送行,最后瞻仰这位为我们同学会呕心沥血的老会长。

  今天是谢会长诞生一百周年,值得告慰谢会长的是,我们在谢会长等老会长的言传身教下,如今同学会越来越壮大、欣欣向荣。

  今年也是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周年。我虽然年纪大了,在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之际,还决心和大家一起在“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历史交汇期,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中尽一份绵薄之力。我们有信心在党的领导下,在第二个“一百年”继续砥砺前行实现伟大中国梦的进程中,牢记留学报国初心使命,继续贡献留学人员的智慧和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