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学会动态

听听上海海归代表委员履职建言“好声音”(二)

2021/3/15 9:50:34

  李林代表:加快培育高价值专利,助推生命健康产业高质量发展

  全国人大代表、中科院院士、欧美同学会(中国留学人员联谊会)副会长、中科院上海营养与健康研究所所长李林在一份建议中呼吁,面对高质量发展要求,我国应加快培育高价值知识产权,助推生命健康产业高质量发展。

  在建议中,李林首先列出了一连串数字:从专利申请来看,2020年公开的全球医药卫生专利分类中,原始申请人所在地为中国的专利,在数量上已超过美国,位居世界第一;从专利授权来看,我国授权专利数量也已位居世界第二。

  “高价值专利不足已成为制约产业发展的瓶颈。”李林认为,近年来,我国不断完善高价值专利快速审查机制,设立了专利巡回审理庭,在推动“高标准授权”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我国生命健康领域高价值专利培育在高水平创造环节、高质量申请环节、高价值转化环节有待进一步突破。

  他建议:一是支持研究机构和企业联合构建开放式创新平台,鼓励应用需求驱动的交叉融合创新。二是针对生命健康领域,由专利代理人协会牵头引导,构建高水平的专利代理综合服务体系。三是在国家重点研发计划的开展、国家实验室和国家技术创新中心的建设中试点知识产权价值评估制度,以评价促进科技成果熟化。

  常兆华委员:尽快推出医疗器械产品获批上市后变更管理办法

  当前《医疗器械监督管理条例》与《医疗器械注册管理办法》虽能基本满足医疗器械企业和监管部门的要求,但仍存在衔接不完善、产品变更类型界定不清晰等问题,导致企业与监管部门在理解和执行过程中存在困惑与偏差,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我国企业在国际竞争中的比较优势。对此,全国政协常委、全国工商联副主席、我会常务副会长、上海微创医疗器械(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常兆华提出了四点建议。第一,参照国际规范,国家药监部门进一步明确医疗器械产品获批上市后变更的规定。第二,国家药监部门制定法律法规,进一步明确医疗器械企业作为医疗器械产品获批上市后变更管理的责任主体。第三,各级药监部门加强对医疗器械企业上市后变更的监督管理,对医疗器械企业变更管理进行抽查,督促其履行变更管理的责任与能力,重视不良事件监测。第四,各级药监部门在对法规制度建设不断完善、持续深化制度改革的过程中,进一步加强法规宣传与解读,确保“三医联动”部门对相关法规的统一认识与落实一致。

  张喆人委员:社会迫切需要家庭药师居家药学服务

  “目前我国已进入老年化社会,老年人慢性病患病比例高达77%左右。许多老年人患有高血压、冠心病、高血脂症、糖尿病、慢性呼吸系统疾病、神经系统疾病、癌症、骨质疏松症等慢性病,有的同时患有几种慢性病,导致许多老年人长期使用多种药物,用药问题频发”全国政协委员、我会副会长、上海市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张喆人认为,进入老龄化阶段,社会迫切需要家庭药师居家药学服务。

  他建议,首先国家卫健委尽快制定出台《家庭药师工作实施方案》,督促指导各省市区卫健委尽快制定地方家庭药师工作制度和实施办法;其次,把家庭药师居家药学服务工作纳入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让更多的老百姓得到家庭药师提供的专业药学服务。另外,制定家庭药师工作绩效考核机制,制定家庭药师开展居家药学服务标准。医保部门也应该出台政策支持家庭药师工作,国家卫生健康主管部门把家庭药师居家药学服务技能作为基层药师的基本技能开展培训工作。

  丁奎岭委员:为重大原始创新的冷板凳“加热”

  “基础研究是科学技术发展与变革的源动力,是科技创新的总开关。经过多年的发展,我国的基础研究已经跨入由量到质,由点到面的全面提升新阶段。当前高质量国际论文数与高被引科学家人数均稳居全球第二,多个学科取得一批有国际影响力的原创成果。但我们也要清楚的认识到,我国的基础研究整体水平与欧美等发达国家仍有较大的差距,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依然要需要奋起追赶,不断提升基础研究水平。”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我会理事、上海交通大学常务副校长丁奎岭说。

  丁奎岭认为,为了进一步加强基础研究,国务院、科技部、财政部、教育部等多个部门出台了一系列文件,在优化布局、激发活力、管理改革、环境营造方面取得诸多积极的成效,但基础研究“遇冷”现象依然存在,并存在着以下问题:一是基础研究的投入仍需进一步加大;二是科学研究的评价机制不够完善;三是基础研究的顶尖人才和团队比较匮乏。

  为此,他提出建议,一是增加“压舱石”,持续加大对基础研究的投入。二是打开“校正仪”,深化科研评价体系改革。三是抓住“生命线”,加强卓越创新人才的引育。

  顾祥林:引导优秀学子报考基础学科长线专业

  据全国政协委员、我会杨浦分会理事、同济大学副校长顾祥林观察,在不少高校,学科间仍存在冷热不均的现象,诸如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等理科的热度,整体上不及工科和商科。而即便在工科领域,内部也呈现明显分化。“一些高校面向基础学科拔尖创新人才培养而专设的招生计划,部分学科实际招生名额未招满。不少学生对传统理科的兴趣不够,有志于在传统理科领域长久钻研的学生,在数量上不够多。”

  这种冷热不均,显然和学生报考时的心态有关,学生更愿意扎堆选择一些看似有“钱途”的专业。“从长远看,学科结构性失衡若无法有效解决,未来可能使我国各个行业出现人才的结构性失衡。”

  他建议,要鼓励有基础、有条件的高校加强理科和工科建设力度,一方面增设数理化生等传统理科的学位点,扩大这类学科的人才培养规模;另一方面可考虑增设交叉学科点。让更多优秀人才甘于坐“冷板凳”,也需要政府、学校、企业、家庭、社会等多方合作。尤其是要加强就业支持和帮扶力度,为学生的职业发展提供支持,解决学生的“后顾之忧”,鼓励学生钻研科技前沿问题。

  曹阿民委员:建议尽快补上快递配送业态监管“短板”

  “快递外卖行业‘最后一公里’配送人员普遍采用改装加宽的电动二轮车,载货多、行驶速度快,闯红灯、逆向疾行等违章较普遍,时常引发道口堵塞、车辆安全事故。快递电动车在城市人行道和住宅小区内疾行,也经常造成行人和老人儿童意外受伤。快递配送过程的道路交通违章,已成为城市治理亟待破解的新问题……”

  面对我国以快递网购、餐饮外卖、生鲜配送等为代表的新模式、新业态迅猛发展的现状,全国政协委员、我会会员、上海科学院副院长曹阿民透过其“光鲜”表面发现了种种“短板”。他建议国家有关部门加快完善监管制度体系,积极推动以快递外卖等为代表的平台经济高质量发展。探索平台消费大数据产权、应用及消费者隐私合法保护的有效治理制度,依法规范平台经济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