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归学人 >> 每期杂志 >> 2020 >> 2020年-06期

【随笔抒怀】庚子年末话灶王

作者:杨赛

2020/12/18 14:20:47

  农历12月23日晚上,母亲都要奠灶王爷。在灶台上摆上香烛供品、放鞭炮、跪拜,客气体面地送灶老爷上天,好让他在天老爷那里说些好话,给家人消灾避祸。我家的神龛上“弘农堂上历代祖宗之位”右侧写着“九天司命”的字样,即是供奉灶王神。

  伯奶奶家里是中小地主,在私塾里念过几年幼学,识文断字。小时候,我坐在她家后门口,她经常给我讲灶王爷的故事:

  讨伐商纣成功后,姜子牙主持封神大典,所有神位都封好了,留下玉皇大帝的职位,打算封给自己。没想到,一个伙头兵站出来,说自己也有军功,还没有受到封赏。姜子牙只好把玉皇大帝的职位封给了他。出于职业的同情心,玉皇大帝就叫灶王负责向他汇报一家中的善事恶事,以定赏罚。《抱朴子内篇·微旨》称:“月晦之夜,灶神亦上天白人罪狀”。

  除了传说意外,按老家的传统,筷子为金棍,不可以用来敲灶,也不可以用来打子女。灶台是仅次于堂屋的神圣空间,不可对灶台不敬,不可在灶台上煮狗肉等污秽物。老家人认为,灶神是火神,掌管着一家的火烛,如果对灶王无礼,必然会遭致火灾。

  灶神崇拜,是中国最古老的民俗之一。《淮南子·泛论篇》:“炎帝作火,而死为灶。”高诱注:“炎帝以火德为管理天下,死后以灶神的身份享受祭祀。”《周礼》说:“颛顼氏有子曰黎,为祝融,祀以为灶神。”《楚辞·天问》即有“白灶生灶”的传说。《礼记》:“夫奥者,老妇之祭也。”《仪礼》:“宗妇,荐者执以坐于户外,授主妇尸,卒食而祭,饎爨雍爨。”注:“旧说云,宗妇祭饎爨享者,祭雍爨。”疏:“夫爨者老婦之祭也。”

  杨堃说:“灶则来历虽多,然在五祀之内,其地位并不重要。后则势力渐大,地位日高,不仅取中霤之地位而代之,由‘家主中霤’一变而为‘一家之主’。而且民众仅知敬灶,已不知五祀为何物矣。而其所以致此之因,乃中霤系穴居之物,早成过去;五祀受五行之影响,虽列入祀典,成为官礼,然并未深入民间。故在民间宗教内亦无地位。惟有灶神,不仅历史悠久,而且来历复杂,属于多元。凡民间生活之所需要者,灶五爷均能予以满足。故五祀一名称仅属于中国宗教只内之一项,而灶王爷或灶君爷一名称,则至今颇通俗,仍为‘一家之主’,并仍为民间所供奉,从此看来,民祀与官祀之分,实不应予以忽视,而民礼尤较官礼为重要,则不可不知也。”

  宋代祭灶神十分隆重,一般由男主人主祭。宋范成大《祭灶祠》:“古传腊月二十四,灶君朝天欲言事。云车风马小留连,家有杯盘丰典祀。猪头烂熟双鱼鲜,豆沙甘松粉饵团。男儿酌献女儿避,酹酒烧钱灶君喜。婢子斗争君莫闻,猫犬触秽君莫嗔。送君醉饱登天门,杓长杓短勿复云,乞取利市归来分。”

  老家人自明初迁入洞庭湖垸区,聚族而居,一直保持着祭灶神的传统。就有祭祖灶神的传统。嘉靖刻本《常德府志》:“二十四日,扫舍宇,祀灶”嘉庆八年刻《常德府志》:“今俗例以廿三日祀灶,云灶神是日上天奏事,故祷之。”同治七年刻《五陵县志》:“五祀惟祭灶,亦不于夏,惟腊月二十四日以果饵之类祭。”嘉庆八年刻《常德府志》:“有延僧道殊殓作佛事者,谓之建道场。”同治六年刻《宁乡县志》:“灶神、宅神,以奠以谢。”同治六年刻《宁乡县志》:“(小年)是日汛扫厨屋炲煤,祀灶神。或有以灶神是日升天,于先夜致祭者。”

  以前,老家用土灶,用稻草和干柴做燃料,灶身上有字和画。现在,老家普遍用上了煤灶和液化气灶,新生代主妇已经不再祭祀灶王爷了。

  (作者:我会荷比卢分会理事、上海音乐学院副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