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归学人 >> 每期杂志 >> 2020 >> 2020年-05期

【随笔抒怀】电子化这匹马儿能不能“慢些走”

作者:孟国庆

2020/12/18 10:43:33

  随着电子化发展迅猛,为社会带来便利的同时也给一些人,尤其是老年人带来很多困扰,这一点在高龄化严重的一线城市尤为突出。

  如今参观展览会或进公园都要扫“二维码”,看病要网上预约,不少地方进医院都需要扫“随申码”和“行程码”。为抗疫所采取的这些措施,公众完全理解也是支持的,但不可否认的是,电子化的发展也带来了一些新“烦恼”。

  因为不会用APP,老年人只能伸手打出租车,但亮着“空车”的出租车经常不停。看病要网上挂号,看专家门诊要网上预约,不会用手机的老人以前可以靠排队挂号和预约专家门诊,现在就没有这么方便了……

  电子化的冲击对“失独”家庭尤为突出。据《中国经济周刊》(人民网2009年6月1日)报道,“……我们已有或将有1500万个左右家庭已经或将要蒙受失去独生子女的痛苦”。11年过去了,估计失独家庭现在已经接近或超过2000万户了。这些“失独”家庭中的老人孑然一身,有很多不会用手机、不会上网,身边也少有年轻人可以请教,周围又都是水平差不多的老年人,他们在电子化时代更显得束手无策。

  作为改革开放后首批赴美留学生,我四十年前就接触过电脑,也能熟练运用CAD。尽管我近耄耋之年,但我身体不错还能骑自行车,玩手机比一般年轻人还“溜”。尽管如此,外出碰到“电子化”我也发怵。毕竟年纪大动作迟钝,看手机还要借助老花镜;强光下看不清手机屏幕,没法用“高德地图”打车。我想,我尚且如此,那一般的老年人又怎么办呢?!

  有些小区物业续聘召开业主大会,在业主群里发文件的电子版,还要网上投票。年轻人上班辛苦,老年人也不好意思麻烦他们。但老年人不习惯看电子版,也不会网上投票。

  如今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提交人大代表建议或政协提案都要在网上提交。幸亏我懂电脑,否则我这个人大代表都不称职了。连任12届全国人大代表的申纪兰1929年出生,估计文化程度至多是初中,也不会用电脑。不知道她是怎么履职的?当然她应该有秘书,可要是没有秘书咋办?

  电子化一下搞这么快,啥啥都要下载APP,有时候连一些年轻人也觉得麻烦,何况老眼昏花、走路颤颤巍巍的老年人!

  一个居委会组织党员参观南昌路100弄(老渔阳里)2号,这幢石库门里住宅曾是《新青年》杂志办刊地、中国共产党发起组成立地和原中共中央政治局机关办公地,是一个重要的红色教育基地。因为参观必须要“扫码”,一些老党员没有手机,更没有没智能手机,只能遗憾地不参加这次组织生活。

  随着5G网络的推广,手机已成为每个人的标配。今后网上操作会越来越频繁,老年人虽然都有手机,但毕竟不是那么熟悉,也不一定舍得花“流量”。我几位老同事都是高级工程师,他们的手机别说上网,就是接听电话也只限听几个人的电话,因为他们的子女唯恐他们受到网络诈骗。

  借助“木桶理论”,一个社会是否先进,不是看它的“优势群体”多么先进,重要的是看它的弱势群体生活得是否安逸、方便、有尊严。我国至少有三亿老年人,在电子化时代能不能顾及一下他们?

  大多数老年人经受过不少折腾,困难时期饿过肚子,经历了史无前例的年代和插队落户,经历了支援“大三线”,经历了独生子女政策,经历了下岗再就业,如今又在为第三代操劳……

  他们为祖国和家庭奉献了一辈子,辛苦了一辈子,老了却成了新时代的“睁眼瞎”。老人们一直在努力适应社会变化,但是碰到电子化浪潮他们真的跟不上了,只是因为电子化这匹马儿“跑”得太快了,无法顾及这些爷爷、奶奶们。

  在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老年人的日子是不错的。但是,在这个电子化的世界,老年人还希望更多一点“温度”。例如,我们在制定各类政策和规定时,能不能为老年人留出一点操作便利?能不能留下一些老年人习惯的“纸质空间”?可不可以让老年人方便地预约专家门诊,简简单单地坐上出租车?

  之前在网上看到一位大爷因无手机随身码乘地铁被拒的新闻,为此弄得又吵又闹还叫来警察,弄得老人委屈巴巴……

  同样是为了健康码,我却有迥然不同的另外一个经历。七月初我去上海浦江郊野公园,公园前的广场上有几块下载“随申码”醒目的大招牌,十几位年轻志愿者热情指导大家或帮助老年人现场网上预约和下载“随申码”,有的还用自己的手机流量为没有流量的老年人服务,老人们笑容满面,频频点头称赞。要不是志愿者一色身穿天蓝色马甲,远看都会以为他们是老人的孙子、孙女。由此可见,二维码尽管冷冰,但它的服务完全可以有“温度”的。

  我们总是在追求“二维码效率”,城市管理需要效率,但是更需要温度,“二维码+人文关怀的服务”才是我们需要的。

  建议在无纸化、信息化、电子化的当下,为老人们保留一个人文关怀通道,而不是冷冰冰无生命的这“码”、那“网”。有关部门在推行一个接一个新措施的时候,也应该考虑如何“适老”,如何便利老人掌握和使用,而不是让几亿曾为国家奉献过的老年人在电子化面前无所适从。

  社会上要进一步树立尊老爱幼的风气。除了尽量为老人保留“习惯”通道外,各部门还要加强服务和人文关怀,让老年人感到,在电子化时代他们并不孤独,也是有尊严的。

  随之时代的发展,电子化这匹马儿不会“慢”下来。因此,社会要创造条件让老年人跟上电子化时代步伐,鼓励老年人的进取精神和学习新事物的兴趣。为此,要充分发挥社区学校、志愿者和子女的作用,让我们的老年人“跑”得快一点。

  (作者:我会原副总干事,煤炭科学研究总院上海研究院高级工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