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归学人 >> 每期杂志 >> 2020 >> 2020年-05期

【开卷有益】一次特殊的学术会议

作者:余昺鲲

2020/12/18 10:28:07

作者(左一)和热物理研究所激光专家切巴达也夫教授(中)合影

  在我所参加的学术会议中,最难忘的是39年前的一次学术会议,至今记忆犹新。

  1981年,中苏关系刚刚解冻,两国在各方面的交流都属于试探阶段,这时我们接到了原苏联向我国伸出的一支“橄榄枝”:原苏联科学院通讯院士、西伯利亚自动化与电测所所长拉乌金教授邀请中方科学家代表参加在原苏联远东地区新西伯利亚科学城举办的全苏第七届瓦维洛夫非线性光学会议。拉乌金同时也是该会议的会议主席。

  这次会议是苏联主动提出邀请中国科学家参加会议,参会人员需要提交高水平的报告,并由会议的学术委员会评审接收,方可参会。他们一方面主动邀请,另一方面也是想看看中国当时的科学水平。国家把这个任务交给科学院,科学院把这个具有挑战性的任务交给了上海光机所,因为当时我(当时在上海光机所)和上海光机所王育竹(现为中科院院士)的研究正好在这个领域,所以所里决定派我们一起去参加此次会议。

  我们提交了“相干反斯托克斯拉曼散射CARS光谱和铷钟方面的研究”的论文,大会接收后在苏联学术期刊《量子电子学》(俄文版)发表。

  这次会议是中苏关系解冻后在苏联国内召开的一次国际性学术会议,意义非凡,参加国除了中国,还有美国、意大利、德国等。当时所里给了我们一点置装费,我用这笔钱定做了一套西装,这是我人生第一次穿西装。又在中科院的仓库找了一个还有点样子的旅行包,在那个资源匮乏的年代,就这样完成了一套还算体面的行头。

  我们先从上海出发到北京,再乘坐国际列车经内蒙古边境城市二连出境。火车经过二连时给我们打了一针防疫针,然后开一张防疫证明。如果没有这张证明,经过蒙古国时也会给每人打一针,但具体打的什么针,谁都不知道,也不会有人说。列车在经过蒙古国时,果然上来了几个蒙古防疫人员,看我们有防疫证,就走了,着实让我们捏了把冷汗。

  我们由蒙古首都乌兰巴托到达西伯利亚科学城,跨越3个国家,映入眼帘的是完全不同的景象。在中国沿途是绿油油的、生机勃勃、人们繁忙劳作的大地;到了蒙古境内却是人烟稀少、一望无际的草原,经过首都乌兰巴托,远远望去也只像个小县城;进入苏联则是另一番景象,广袤的森林,湖泊河流纵横交错,反差之大令人印象深刻。

  苏联科学院西伯利亚分院创立于斯大林时代。1957年在边远地区的西伯利亚创立新的巨大的科学中心的设想是由科学院院士、西伯利亚分院第一任主席拉夫连切夫为首的科学小组提出的,目的是尽快地开发西伯利亚的自然资源,充分发挥它的生产力,密切和国民经济联系,扶植科学研究在实践中的成果,培养人才。它具有自己的设计局和试验生产基地,解决一个所、一个学科没有能力解决的问题。

  在科学城的几天活动中,我感到这里并不繁华。研究人员和学生是城中主要成员,一切显得清新、宁静,高耸的白桦和松林淹没了一切楼房,松鼠会从树上跳下来向行人索取食物。科学城宁静的有些冷清,物质也并不丰富,卖格瓦斯的小贩刚刚摆摊就已卖光。因为当地寒冷、荒凉,这里的研究人员每年都要去克里米亚等地休假。

  会议期间,会议主席拉乌金所长和分院领导专门接待了我们,热情欢迎我们参加这届会议,特别为我们安排了西伯利亚大学考古系一名华裔女学生为我们联系各项活动。为了表示感谢,我们送给她一罐上海的金桔水果罐头,着实叫她高兴一阵,她说,她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希望有机会去中国西安参观史前半坡村博物馆。

  中午的时候,热物理所激光专家切巴达也夫教授专门设宴招待我们两位中国专家共进午餐,品尝苏联特产黑鱼籽。

  会议中接触了世界各国的激光专家,印象深刻的是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化学系主任朱鹏年教授,一路上对我们格外地关照。会后华裔女学生送我们到机场,离别时热情地拥抱我们,第一次感受到国外拥抱式礼节,“吓”得我们站着一动也不敢动。

  我们乘夜班飞机到莫斯科,入住到中国大使馆。在莫斯科期间,卡拉切也夫教授来使馆接我们去莫斯科大学参观阿卡曼诺夫教授的实验室。在大学一楼的大厅,我们见到悬挂着包括中国古代科学家祖冲之、僧一行、张衡等世界著名科学家的肖像,可见苏联对中国科学家成就的敬仰和对科学的尊重。

  为了感谢会议期间朱鹏年教授对我们的照顾,在参赞的陪同下,我们在中国大使馆盛情招待了朱鹏年教授。朱教授感慨地说:“这是几天来最为享受的一顿饭。”虽然大家不喝酒,桌子上还是摆上了茅台酒。从此以后,我们与朱教授建立了很好的友谊。1985年后我去美国学术交流,期间与朱教授在学术研究方面更有很多有益的往来,得到了朱教授的很多帮助。

  在中国大使馆时,听说邓锡铭、范滇元、胡绍衣的另一组专家组出国访问经由莫斯科,于是就约定一起回国。当年苏联的物质还是很缺乏的,唯一吸引我们留作纪念的是电热小商品、电热毯、电热靴、电热护腰,在冬天用起来很有特色,所买的一条电热毯至今还能用。回程时我们采购了面包、鱼罐头、肉罐头及黄瓜等蔬菜。一行五人乘火车,每天按时分餐开饭,历时七天回到北京。

会议部分代表在莫斯科大学主楼前合影

  近四十年过去了,后来也没去远东新西伯利亚科学城。1996年我曾到莫斯科物理所开展高温Raman合作研究,那时已是俄罗斯了,苏联已解体。但每一次与欧美同学会的留苏学长们聊起苏联、俄罗斯,我都会想起这次学术会议,都希望听到有关那里发展的报道。如今中俄关系不断迈向更高水平,两国科技合作优势互补,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中国的科技实力也远不是彼时的那般落后,这一切的发展都源于合作与交流。我们留学人员作为“桥梁”和“纽带”,有必要承担起这份使命,继续为推动国际科技创新合作贡献我们的力量。

  (作者:我会会员,上海大学物理系退休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