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SORSA智库 >> 智库动态

从基层探索变成国家法律,背后是这位人大代表学长做出的努力

来源:上观新闻

2021/2/2 10:24:29

  特朗普被多家社交媒体禁言,郑爽陷入代孕弃养风波,近期的一系列热点事件,恰好与市人大代表、我会常务理事、上海天华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姚海嵩提交的建议有相通之处。“今年我最关注的是上海科创中心建设中的法律问题,其中一块就是科创伦理和法律问题,要推动科创主体实现自我管理和合规。”姚海嵩说。

姚海嵩代表 张驰摄

  履职4年来,姚海嵩共提交了5份议案,22份书面建议,几乎每周都抽空参加人大代表履职活动。事情虽多,姚海嵩却一点都不觉得辛苦:“这是我作为一名人大代表应尽的职责。”

  呼吁出台科学伦理准则

  在谈起今年两会上提交的建议之前,姚海嵩先讲述了一段往事。2018年11月,国内一名高校副教授宣布第一对基因编辑婴儿降生,顿时引发各方高度关注和对科学伦理的讨论。作为一名律师,姚海嵩自然也参与了相关讨论。不过,作为一名市人大代表,他的关注点不仅在于是否违法,在他看来,如何使科创主体遵守法律和伦理“红线”,还关系到上海科创中心建设。

  “前些年的‘快播’案,被告人认为自己是‘技术中立’,被法院驳回了。”姚海嵩说,法律法规的出台往往落后于科技发展,可如果严加限制,又不利于科技进步,“如何在‘守正’与‘创新’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就是我今年这份建议的主要内容。”

  姚海嵩建议,上海应该尽快成立一个由法学家、科学家组成的组建长三角(上海)科创法律和伦理治理“智库”,为实现精准化的科技创新法治治理,进行跨学科法理和伦理治理解决方案的应用和实践研究,应用“知情同意”“个人信息保护”“风险/受益评估”“利益共享”等方法,形成具体的“共识”“准则”和“规则”,并鼓励上升为团体、地方、国家乃至国际标准,帮助科技创新主体积极落实对人和社会保护的合规机制,“要让大家知道,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并能自行遵守”。

  

姚海嵩在与基层工作人员座谈 沈阳摄

  姚海嵩今年提的另一个建议也与规则制定有关。他在接待群众信访时发现,涉及住宅小区物业管理的信访量一直位于各类信访的前列。“老百姓对物业服务质量要求越来越高,但物业公司的水平跟不上。”姚海嵩说,仔细研究之后发现,问题却也不能全怪物业公司。

  原来,当下物业公司普遍采取包干制收费方式,随着上海市最低工资标准、物价等的不断调整,物业公司的管理成本不断上涨。加上物业费收缴率长期偏低,导致物业公司不得不采取“减员增效”的方式弥补成本。“我们认为,解决这个问题的根源还是在于,要制定‘质价相符’的物业管理费机制。”姚海嵩建议,行业主管部门建立并完善物业管理费正常调节机制,及时发布和更新不同类型小区的物业服务标准和服务价格。

  基层实践上升为国家意志

  2020年10月,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正式公布。10月17日23时59分,姚海嵩发了一条朋友圈,“从闵行、长宁实践到上海经验,形成未保法62条和98条的国家意志”。文末,难以抑制兴奋之情的他还配上了一个“大拇指”表情。姚海嵩说,这是他履职期间,最自豪的一份建议。

  事情还得从2017年说起。闵行区人民检察院在办理一起侵害未成年人案件时,首次引入了“从业禁止”制度。在获得社会公众认可的同时,也有人提出,这么做似乎“于法无据”。基层的探索能否及时通过法定程序固定为一项制度?作为人大代表,姚海嵩动起了脑筋。

  当时,我们国家确实没有出台相关规定,但姚海嵩认为,对法律的理解不能仅限于条文本身,还要从立法精神入手。他发现,我们国家是《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的缔约国之一,这是第一个有关保障儿童权利且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国际性约定,其中明确规定,各国应最大限度地确保儿童的生存与发展。“从这个角度来说,闵行的探索是有依据的。”

  然而,姚海嵩在调研中也发现,因当前人口流动性大,该机制也存在单纯的区域数据尚无法为未成年人提供全面有效的保护的局限性。经过充分征询民众意见和全面调研,在2018年两会上,姚海嵩联合其他11位代表共同提出了《关于在我市建立涉性侵害违法犯罪人员黑名单信息库与限制从业机制,完善未成年人权益保护体系的建议》的书面意见。2019年5月29日,上海出台了全国首个省级涉性侵害违法犯罪人员从业限制制度。2020年10月,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第62条、98条正式规定了从业禁止、强制查询制度。

  除了提交议案建议,作为市人大法律专家组成员,姚海嵩平时也会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帮助解决一些社会问题。去年疫情期间,姚海嵩及时提交了一份建议,呼吁实施分时分类戴口罩制度,这份建议最后转化为上海关于个人佩戴口罩的指引。

  推动街坊道路治理

  “哟,这边人行道都已经弄好啦?什么时候可以正式挂路牌呀?”今年两会开幕前夕,姚海嵩又一次来到闵行区古美路街道,了解街坊道路问题解决情况。所谓“街坊道路”,是指多个居民区之间形成的道路,这些道路既不属于市政道路,又在小区围墙之外,长期处于“三不管”状态。

姚海嵩(左)在东兰街坊路现场调研 沈阳摄

  他这次走访的东兰街坊路就是一条典型的街坊道路。这段总长度不到两公里,仅有两车道的小路,却被东兰新村、蕙兰苑、木兰苑、玉兰苑4个居民区环绕,分成了3个岔口。过去十来年,乱停车、乱变道、随意堆放垃圾等行为,引起周围居民怨声载道。

  闵行区人大代表周卓强很早就关注到这个问题,于是在区两会上提出建议。可是,区政府在办理时感到为难,牵涉到的部门太多了,仅靠一个区的力量很难解决。作为联系古美路街道的市人大代表,姚海嵩得知情况后,主动提出将这份建议带上市两会。

  之后,姚海嵩与曲峥代表联合多位市人大代表,一起做了一番详尽的调查。结果发现,街坊道路遍布全市,有的地方一个街道内就有七八条,大多面临着无人管理的困境。于是,2018年,姚海嵩提交了一份《关于加强街坊道路统筹治理和管理的建议》。很快,相关委办局给出了办理意见,可是姚海嵩不满意,因为问题没有得到真正解决。于是,他和曲峥代表继续发挥人大代表职责,督促有关部门妥善解决。

  终于,市住建委出台了《关于加强“无名道路”综合治理的意见》,将这些街坊道路纳入市政道路管理。曾经的“三不管”地带,如今有了“东兰街坊路”这个路名,乱停车现象消失了,路边有了人行道,路灯也装了起来。“这条路上发生的变化,让我非常有成就感,也让我对人大代表制度有了更深的认识。”和周卓强一起走在东兰街坊路上,姚海嵩说,“这个问题看起来不大,但却发生在老百姓身边,是大家最关心的。人大代表推动解决问题,证明了我们的制度是行之有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