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留学人员风采

中国建筑师show英伦

2019/3/13 11:08:47

  一组有故事的老照片

  这是一组拍摄于1996年4月30日的老照片,尽管那时胶片摄影技术没有现在数字科技的那般清晰,但它着实记录着22年前一段中国建筑师在英国展示当代中国建筑设计成果的历史。

  图一照片中右手的第一位是本文主角——拥有同济大学建筑学专业学士和硕士学位的建筑师吕维锋;左手第二位是曼彻斯特大学数学系讲师MichaelChuo先生,时任曼彻斯特大学中国中心(China Centre of Manchester University,简称CCMU)主任,他是略懂中文的BBC(British Born Chinese,英国出生的华裔),其他两位是参加活动的英国朋友。这是一场在英国曼彻斯特举办的主题论坛和展览活动,参会研讨的嘉宾都是来自英国、欧盟成员国和英联邦国家的政府、高校和企业的专业人士,他们携带各自的最新成果参与论坛的展示交流活动。

图一:中国建筑师show英伦现场一(1996年4月30日)

图二:中国建筑师show英伦现场二(1996年4月30日)

  来自同济大学时逢旅居英国曼彻斯特的中国建筑师吕维锋应CCMU邀请,携率其在中国多年的设计成果参加了交流活动,展现了建筑技术和建筑材料语义下的中国建筑成就,传递出上世纪末中国建筑设计发展的最新信息,表达着改革开放背景下的中国工程建造的思想系统,展露了中国新一代建筑师的社会担当和时代风采。按照今天的话意语境讲就是,在西方主流科技论坛上发出了中国建筑界的厚重声音;在世界前沿科技论坛上讲述了中国建筑界的创新故事。

  尽管论坛的详细内容因为时间久远已经难更仆数;尽管展览的更多场景因资料留存有限已经不可胜记,但是从仅存的这组照片上我们还是能够沿寻着光阴的隧道痕迹挖掘出珍贵的时代闪回,去探究二十世纪末发生在中国大地上的社会变革和历史定力。

  一扇透视中国当代建筑艺术的窗口

  从人物身后的照片上看,展板上最左侧第一部分是CCMU组织的介绍;第二块展板结合吕维锋的建筑作品所在地以中国地图的形式展示CCMU的中国工作项目;第三块展板和第四块展板按顺序分别展示的吕维锋建筑设计作品为上海电力医院(1999年12月落成)、上海浦东同华大厦(方案设计)、江西省婺源县天佑中学(后更名为婺源中学)逸夫楼(1994年落成)、上海长兴岛福利院(1993年落成)、山东省曲阜孔府档案馆(方案设计)和宁波市高塘花园(1994年落成)六个建筑设计项目,展板下部被人物遮挡住的两个项目分别是淮安市财政局办公楼(1992年落成)和高邮市农业银行大厦(1993年落成);最右手的展板是来自英国的政府、组织和有威望的个人对CCMU举办本次活动的祝贺和支持。

  1996年的打印技术还没有现在这么成熟完备,也没有当下挺括的KT板喷绘,但是实实在在和真真切切的中国建筑设计仍然质朴地为与会嘉宾打开了一扇透视中国当代建筑艺术的窗口,赢得了喜出望外观览者们的驻足研读。

图三:上海长兴岛福利院(吕维锋摄于2005年)

  当年的中国对英国来讲还是一个十分遥远的东方国度,是坐在火车上会有英国老人问你中国还用纸糊窗户吗的时代,他们大多数人对中国的了解还是停留在1991年出版后来成为英国畅销书的《Wild Swans》中所描述的文革及以前的情景。那时英国电视媒体上关于中国的报道几乎是一面倒地负面消息,世界重心在西方的观点仍然根深蒂固地植埋在社会的各个层面。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叶,英国社会的精英们或多或少地知道中国在搞改革开放,但对中国社会的发展还不甚关注,对中国当代建筑艺术更是知之甚少或者直白地说几乎就是一页空白。

  吕维锋是于1995年5月赴英国学习和工作,这批1996年4月于曼彻斯特展出的建筑艺术作品是他自1988年起在同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七年的工作成果。在工程图纸仍手工绘制、照片仍是胶片冲印、彩色复印价格高昂、电子邮件刚刚启用、带到英国的设计资料有限的情况下,能够拿出这些反映中国最新城市建设面貌的图片资料参与到彼时的国际交流中,真情实景地呈现改革开放后中国的当代建筑艺术,生动具体地讴歌中国社会的进步和发展,实属展之不易,难得show之珍贵。

  一段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印证

  我们没必要去查证历史上是否有过中国建筑师在英国的作品展示;我们也没必要去定义1996年的这场中国建筑师show英伦的历史价值;我们更没必要过多地“铺张浪费”文字去“之乎者也”这次展出活动,但是我们有必要强调没有邓小平改革开放思想的指引,就没有开放国门政策的实施,就没有大量走出去的学者和留学生。这样的“show英伦”是中国奉行改革开放战略的必然产物,很多类似的show伴随着当年中国改革开放的洪流如星火燎原一般在世界各地不断上演,由涓涓细流至河出伏流,始聚沙成金生朗朗乾坤,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的成果已经鲜明地印证了其颠扑不破的时代真理。

图四:上海电力医院(吕维锋摄于2014年)

  上述展览的部分建筑设计成果连同吕维锋在同济大学工作时的全部手工绘制的建筑设计施工图已经于20年后原汁原味地编辑成册,以《绘道—吕维锋手绘施工图集》为书名于2015年3月由同济大学出版社正式发行。该书的出版与其说是对20年前英国曼彻斯特那场中国建筑师作品展览的一个因果回源,还不如说是当代中国建筑师对无电脑时代建筑设计历史进程的一个时空回顾;与其说是上世纪末中国城乡建设发展的一个时代缩影,还不如是中国恢复高考后第五批大学生们向社会递交的人生答卷。正如该书内容提要中阐述的:“我们仍然能寻绎到铭刻于科技进步年轮上的那股原始驱动力,正是它在承载着时代基因的同时延亘着思想的重生”。中国的建筑艺术历史永远伴随着发展和进取的人类社会奋进前行,建筑创作的世界脚步无论在东方还是在西方都是那样同条共贯和同文共轨。

图五:江西省婺源县天佑中学逸夫楼(吕维锋摄于2013年)

  20年的时间不算长,中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一带一路”战略已经将中国同英伦紧密地联系在一起;20年的时间不算短,中国建筑师今天终于开始走向世界,外国建筑师也已经逆行在中国市场上寻求商机。老照片是用来感怀的,感叹时间光阴的匆忙流逝;老设计是用来记载的,记录沧海桑田的日就月将;新征程是用来奋斗的,唯有奋进才能披荆斩棘和勇往直前;新时代则是用来创造的,只有创新才会崛起超越并进而引领世界。

图六:中国建筑师show英伦现场三(1996年4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