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留学人员风采

孙江燕:初心不改再创业,似曾相识燕归来

作者:松江分会

2019/2/20 17:09:17


  60岁是句点,更是起点

  砖红色的壁炉,欧式的雕花桌椅,色彩浓郁的油画……走进坐落于泰晤士小镇的上海燕归来健康科技有限公司燕巢生活馆,谁能想到这是一家专为老年人设计的健康管理俱乐部呢?这里有一整套为老服务,为健康管理服务的设施和体系:24小时呼叫中心,燕巢果蔬馆,燕巢理疗馆,大蔬无界素食餐馆等等……转上一圈,你能感受到耳目一新的养老理念与技术。

  事实上,这家健康管理中心创立才不到3年,它的创立者孙江燕刚刚步入花甲之年。对大多数人来说,60岁是该退隐江湖,安享晚年的年纪,特别是对孙江燕来说,更是具备别人很难具备的退养条件。

  投身现在这份事业之前,孙江燕将自己的青春全都贡献给了祖国的半导体事业。1995年,她出国深造,在国外学习了先进的技术。当她得知国内半导体产业的技术水平落后国际一大截,而且原材料基本都由国外进口,单价就要比国外高上几十倍时,深深地触动了孙江燕,她觉得这个时候祖国需要像她这样的技术人才,毅然选择了回国。

  通过十几年的努力,孙江燕带领怀揣梦想的技术人员,为中国半导体事业水平提升到国际领先水平贡献了青春和汗水。她创立的上海新阳半导体公司也在2011年成功上市。3年前,公司顺利完成了由老一代创业者向职业经理人的过渡,她自己也从总工程师的位子上退了下来,而接手她位子的正是从海外取得博士学位归国的儿子。用孙江燕的话来说,在这份事业中她已经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花甲之年是一位事业女性恰当的终点。但是,她知足却不“安份”。刚退下来,她就宣布要开创另一份全新的事——把20余年创业积累的资金3000多万全部投入创建了上海燕归来健康科技有限公司。这是一个不会马上见效的事业,一些投资者甚至周围的朋友很难认同她的决定。然而,以公益慈善为出发点,推动智慧健康管理和居家养老服务发展是她的目标和梦想。

  两件身边事,让她下定决心

  促使孙江燕迈出这一步的是发生在身边的两件事。

  几年前,一位年逾六旬的亲戚突发脑溢血,变成了植物人。在医院里,亲戚身上插着各种管子,只有监测仪显示的心跳与呼吸曲线才表明生命体征。当看到这一幕时,孙江燕深受震动:“这样的晚年生活太残酷了!”随之而来的是害怕与深深的担忧:“20年以后,当我们成为高龄老人时,我的孩子也将面临给父母养老的问题,那时我们怎么办?”孙江燕担忧的不仅仅是身边的人,更是这个社会的现实问题,“没有一个服务体系,单靠个人的力量,真担心花钱买不到服务啊!”

  无独有偶,这时发生的另一件事更加深了她的忧虑。一次从新加坡回国的航班上,《上海晨报》的一则消息引起了她的关注:在七月份中,发生了5起老人自杀事件,他们自杀的原因不是贫穷,而是因为生病身体健康欠佳,子女不在身边,缺乏有效的介护服务,使她们对未来生活产生恐惧,心理孤独脆弱,又不愿给亲人带来麻烦,于是选择了自杀。这条触目惊心的新闻让她意识到老龄化加剧的背景下,居家养老服务体系的缺失将成为社会的痛点。

  在国外出差时,爱观察爱思考的孙江燕曾留意过那里的养老方式:国外的老人,在85岁之前或半失能之前,基本都由区域医疗中心提供居家养老介护、护理和康复服务;高龄以后生活不能自理就住在养老院里,但养老院布置得像家一样,老人能按自己的喜好布置居室,在门口放上自己喜欢的花,不用担心记不住门牌号,只要远远地看到花就知道自己的房间了。在国外发达国家中,完善的养老体制,人性化的配套设施能保障老年人拥有一个舒适安逸的晚年。与之相比,我国在这方面的社会积累便显得捉襟见肘。程式化的布置少了家的温度,消极的养老理念使快乐与生机显得更为稀少,在人们的眼里,走进养老院就是与孤独为伴,走近生命的尽头……

  如果能把国外先进的养老方式引入国内,让老人们享受优质生活,晚年无忧,该有多好!于是,一个念头在心中萌芽:为老年人做一份事业!从半导体转行进入老年服务业,在外人看来,这或许是一次跨度颇大的转型,但在她眼里,两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未来的智能穿戴、智能家居中的远程遥控服务、家用机器人都离不开集成电路芯片、传感器等半导体零部件,因此,她有信心把这份事业做好。

  一个人的梦想,两个人的承担

  当她和家人商量这件事时,丈夫和儿子的第一反应是:没事尽找事瞎折腾。她知道这是家人心疼她:“我不是冲着利去做的,而是为了自己和我的同龄人们去做一份事。虽然和社会的需要相比,这只是汪洋中的一滴水,但一滴水有一滴水的作用。我觉得这件事有意义,值得做也应该做。”

  家里人见她如此坚决,也都转变了想法,不仅在经济上给她全力支持,还悄悄地帮她“打工”。准备开业那会儿,她整天忙得和家人见不上面。丈夫没有埋怨,而是到新公司默默做“义工”,一看到有需要的地方,就主动出力,把事情办得妥妥帖帖的。开业那天格外顺利圆满,孙江燕说不仅感恩那些支持爱护她的领导、创业伙伴、各界朋友,这二次创业的功劳簿上也要为丈夫和儿子儿媳记上一功。

  “如果说在家里我是激进派,我先生就是‘保守党’。在决策时产生分歧是常有的事。一争高下时,我们会互不相让,吵得很厉害,可一旦决定了,我们就会互相支持,全力以赴,绝不后悔。”有时丈夫会跟她开玩笑:“多听听‘反对党’的意见对你有好处。”确实,身边有这样一位“反对党”让孙江燕感觉很踏实。从20多年前第一次创业开始,他俩就是这样一路走来的。

  那时,丈夫在政府机关里有不错的发展前景,但是做实业一直是他的梦想。正好小平同志南巡讲话时提到鼓励干部创业,丈夫的心平静不下来了。他想到有个熟人在新加坡,便想去外面见识见识。“他辞职的时候,周围的人都震惊了。”1993年底,丈夫只身一人去了新加坡,1995年,孙江燕也跟去了,“我被他拉着走上这条不安分的路。”

  当时两人的积蓄才几万元,而一张去新加坡的单程机票就要一万多。到新加坡时,他俩银行账户里的钱已所剩无几。一切都要从零开始,虽然在国内获得过第一届科技创新金鹰奖三等奖,但是工程师出身的孙江燕,第一份工作是清洁工,因为她需要钱,而这是最容易找到的工作。两个月后,她终于找到了一份工程师的工作,然后又和丈夫办起了自己的贸易公司,慢慢做大……

  “现在唯一能拆散我们的,只有疾病了吧。”孙江燕说。正因如此,她更加看重这份新事业,这份不仅关系到同龄人们,也关系到他俩未来几十年高质量生活的事业,希望能尽自己的微薄之力,和同龄人们一起实现在快乐、健康、科学的氛围中幸福地慢慢变老的梦想。

  憧憬未来

  现在上海燕归来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已有四家分公司,一口气成立这么多公司也出乎孙江燕的意料。这是因为经过深入了解后,她才意识到养老需求是那么大,只能从基础做起,规划越做越大。

  孙江燕深知,这条路任重道远,复杂程度远远超过原来所在的半导体产业。无论是模式、观念、管理体系都在创新,世界上没有一套模式完全适应于中国社会的养老现状。在探索中前行,在创新中成长,开弓没有回头箭,成功一定属于那些不畏艰险,不断修正和调整,勇往直前的创业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