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归学人 >> 主题栏目 >> 随笔抒怀

圣彼得堡的“文学咖啡馆”

作者:王利亚

2019/5/5 15:25:27

  圣彼得堡的“文学咖啡馆”位于市中心的涅瓦大街18号,在涅瓦大街和莫伊卡河沿河街的拐角处。这是一座历史悠久的两层楼房。十九世纪初,这个地方是著名的“沃尔弗和贝朗瑞”糖果点心店,著名的作家、诗人、记者经常来这里会面,亚历山大·谢尔盖耶维奇·普希金就是其中之一,并且,他就是从这里出发,去小黑河参加了那场致命的决斗。

  关于这座至今300多年的建筑和这家咖啡馆的历史,有着很多故事。

  在圣彼得堡成为北方首都的早期,这个地方坐落着一座小房子,它是彼得大帝的副手、海军中将科尔涅利亚·伊万诺维奇·克柳伊斯的房子。1738年,这所房子转给了当地的裁缝伊奥甘·涅伊曼。

  这是一幢两层楼建筑,楼房的正面朝着莫伊卡河,而面向涅瓦大街的一面只是一堵墙,没有窗户,看上去相当沉闷。这是因为当时圣彼得堡最主要、最优雅的涅瓦大街还没有完全成形。

  如果从建筑学角度看,这所房子并没有什么有趣的地方,但是在圣彼得堡的日常生活中,它值得关注。在这里,开了圣彼得堡第一家蜡像馆,不过仅持续了一年便关门了。1743年,德国商人伊奥甘·阿利勃列赫特在涅伊曼的房子里开了商店,出售一种神奇的石头制作的餐具。这种餐具用带彩条的蛇纹石制作,据称“这种石头不会容忍任何有毒的东西”。但是,在十八世纪,这种盘子和杯子的特性并不显得那么重要,商店的生意不太好。后来,荷兰商人勒·罗阿在这里开了另外一家商店,取了一个响亮的名字“鹿特丹”,出售苏打水、优质巧克力、香草和不同品种的墨水。后来,房子转给了商人科托明。科托明以前曾是库拉金公爵家的一个农奴,他在二十年里赚了一大笔钱,决定在这座普普通通的房子的土地上建造一座宫殿般的房子,能够与涅瓦大街对面的那座带廊柱的房子斗艳。那座房子的拥有者正是他原来的主人——库拉金公爵。

  建筑师斯塔索夫用宏伟的门廊装饰新建造的楼房,并沿着房子的各个角落创建了独特的四个柱式的内阳台。房子建成后,在面向莫伊卡河的角落处开了一家涅瓦大街最著名的糖果点心店——“沃尔弗和贝朗瑞”糖果点心店。关于这家店,当时的报纸纷纷给予介绍:“这是一个美味与浪漫的殿堂,用糖、巧克力和蛋白酥皮制成各种各样的艺术品,有骑士图形、人物肖像、名人半身像、各种动物图形、神话般的城堡,还有用糖果制成的字母糖。”

  凭借杂志和报纸的力量,糖果点心店很快在圣彼得堡闻名。到十九世纪三十年代,这里已经成为文化名人聚会的“俱乐部”,圣彼得堡的文学中心之一。普希金、莱蒙托夫、陀思妥耶夫斯基、舍甫琴科、车尔尼雪夫斯基等俄罗斯文学大师是这里的常客。

  1837年2月8日(俄历1月27日)下午4点左右,普希金在决斗前与他请的决斗证人丹扎斯曾在这家糖果点心店里停留,之后从这里出发前往决斗场。

  普希金去世几天后,在“沃尔弗和贝朗瑞”糖果点心店里,人们一个接一个地传递着青年作家莱蒙托夫写的心潮澎湃的诗歌《为了诗人的死亡》,著名作曲家格林卡也在店里写下了著名的诗作《诗人之死》。

  19世纪40年代末,“沃尔弗和贝朗瑞”糖果点心店关闭了。19世纪中叶,这里成为了一家大型书店。它旁边是全俄罗斯闻名的叶利谢耶夫家族的交易场地。1846年,“为了扩大人行道”,建筑的内阳台被拆掉了,门廊也被毁掉了。这所房子立刻从普希金时代走了出来,变得笨重而且不适合居住。

  所幸的是,1983年,为了纪念普希金等伟大的文学家们,在这里再次开设了一家餐厅,取名为“文学咖啡馆”。

  为了让人们想起普希金和他的许多朋友在这里的往事,修复者们做了很多努力。人们恢复了门廊四分之三的柱子,柱子一直通到两层楼的高度,复原了一些装饰细节。只有门廊没有能得到完全复原。“沃尔弗和贝朗瑞”糖果点心店再一次回归到它原来的位置。在一楼右边窗口的桌子边,普希金的蜡像正静坐那里:他凝视着窗外,桌旁放着他的黑色礼帽,他手执羽毛笔,正在构思新诗行。这里是普希金生前在店里最后坐过的位置,也成了普希金“永久”的位子。

  二楼的装饰采用了十九世纪最好的沙龙餐厅风格:古典式家具、漂亮的柱子、红色的窗帘、绿色的灯罩,把一排排巨大的书架映衬得格外典雅华丽。当时这种风格深受俄罗斯贵族的喜爱。二楼大厅还摆放着一架三角钢琴,每天晚上19点至23点,“文学咖啡馆”均向来宾提供演奏服务。钢琴旁边摆放着普希金大理石半身塑像,墙上挂着普希金的画像和普希金用过的物品,还挂有多幅圣彼得堡的风景画。让人依稀可以想象当年艺术家们在这里聚会的情景。

  这里的一切堪称俄罗斯美食和传统文化、圣彼得堡浪漫独特的古典氛围与现代化服务水平的完美结合。人们坐在餐厅里,从窗户望出去,欣赏着涅瓦大街的风景,仿佛穿越到了普希金时代,感受着那个时代的激情与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