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归学人 >> 主题栏目 >> 历史一页

聂耳架起了中日友谊桥梁

作者:吴霞琴

2019/8/13 16:56:59

  想当年,《义勇军进行曲》那雄壮的旋律曾鼓舞了多少中华儿女,“前进、前进、前进进!”为新中国的建立、为了人类最美好的和平事业贡献热血、甚至生命。今天,每当重要的时刻,我们都要升国旗、奏唱国歌,我们仍然会情不自禁地热泪盈眶、心潮澎湃。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伴随着礼鼓乐队吹奏的国歌声,观礼庄严肃穆的升旗仪式,也成为我们北京游的一项重要内容。

  今年是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70周年。在这值得纪念的时刻,我有幸于4月11日去到位于日本湘南海边的聂耳纪念公园,给聂耳纪念碑献上一束鲜花、默默感怀音乐家为和平事业所作的贡献,缅怀人民音乐家聂耳。这次是因横滨日中友好协会的邀请,我带领上海师大老年大学日语班学生一行34人赴日进行民间交流活动。6天5夜的行程受到了日本横滨日中友好协会会员和中文学习班学员们的热情接待。在他们的陪伴下,我们体验了箱根有名的温泉、看到了珍贵的樱花瓣上积满冰雪的奇景,以及蓝天下被皑皑白雪覆盖的富士山美景。然而,我们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去了坐落在风景优美的湘南海边的聂耳纪念公园,并为纪念碑献花、参拜、行礼,回国后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众所周知,聂耳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作曲者。1935年7月17日,这位杰出的人民音乐家,才到日本三个月,就不幸在藤泽市的鹄海海域游泳时被波涛吞没。音乐家光辉而短暂的一生为我们留下了三十多首宝贵的音乐作品,其中,由田汉作词、他作曲的电影《风云儿女》的主题曲《义勇军进行曲》在1949年新中国成立时被确定为国歌,使我们更加为这位天才音乐家的英年早逝感到痛惜。

  音乐无国界,大爱无疆。在日本神奈川县藤泽市,在有识之士的呼吁下,民众纷纷响应,发起了建立聂耳纪念碑的运动,以此悼念在异国他乡英年早逝的天才音乐家。1954年11月,纪念碑建成。由于当时中日两国还未建交,时任我国红十字会会长的李德全女士应邀参加了聂耳纪念碑的揭碑仪式。遗憾的是,1958年受台风影响,纪念碑被浪潮冲走遗失。于是,1963年成立了聂耳纪念碑保存会,开始了重建纪念碑的运动。从当天担任日方中文翻译的高木丽子小姐处了解到,聂耳纪念碑保存会会员限于藤泽市的议员和藤泽市政府相关人员,历任藤泽市长都是会员,首任会长是原藤泽市议会的议长山口仓吉,现任纪念碑保存会副会长的山口幸雄是他的儿子。1965年纪念碑重建时,时任聂耳纪念碑保存会事务局长的叶山峻先生(首次将《义勇军进行曲》译成日语被传唱的词作家、时任藤泽市议员的叶山冬子女士的儿子,曾任藤泽市长、第二任纪念碑保存会会长,任期长达24年)请郭沫若先生写下了“聂耳终焉之地”,请聂耳友人山口文象设计师担任了“耳”字型的花岗石纪念碑的总设计。9月,纪念碑重新建成,时任廖承志办事处中日备忘录贸易中国联络事务所首席代表孙平化先生出席了盛大的纪念仪式。此后,纪念碑又经过了几次扩充和修建,终成现在的那样庄严而肃穆。

  如今,除了每逢聂耳逝世整十周年、诞辰100周年等大日子都举行盛大的祭奠活动之外,每年于聂耳的忌日也会举行祭奠仪式。当几十位日本鼓乐手吹奏起《义勇军进行曲》,那荡气回肠的旋律传遍美丽的湘南海域,告示人们要珍惜当下来之不易的和平。藤泽市民称颂聂耳不仅留下了不朽的音乐作品,更是架起了中日友谊之桥。因为藤泽市还和聂耳的故乡——云南省昆明市于1981年11月5日结为友好城市。聂耳也曾在上海工作、生活了五年之久,这也是他24年华彩人生中重要的一个乐章。欣慰的是,近年来,在杨浦区兴建了国歌纪念广场,为我们缅怀这位人民的音乐家提供了方便。然而,日本朋友告诉我,很多中国人不知道在日本藤泽市也有一个聂耳纪念广场,因而也几乎无人问津。所以,当我们这次一行34人特地去聂耳纪念碑献花祭奠时,他们自然高兴极了。

  当天近20位友好人士早早来到纪念广场欢迎我们,其中有聂耳纪念碑保存会会长渡边光雄先生、事务局长古桥宏造先生、湘南日中友好协会理事长春名康夫先生、湘南日中友好协会会长、藤泽市议会议员柳田秀宪先生(原藤泽市市长叶山峻先生的女婿)、多摩大学副校长安田震一教授,以及藤泽市政府职员等。《中国国歌作曲者——聂耳与日本》一书的作者岗崎雄儿教授说:“经常看到来自中国的游客去附近的江之岛、镰仓大佛等地观光,很遗憾,就是没有人来聂耳纪念广场。我想可能是我们以前宣传得不够,很多人都不知道聂耳曾在日本生活过三个月,也不知道他的终焉之地在藤泽鹄沼海域。”所以,笔者萌生写下这篇小文的念头,就是想借举国欢庆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进一步宣传国歌的作曲者聂耳,让更多的人了解聂耳、敬重聂耳,也想让更多的学长、尤其是年轻学长们了解这段历史,并希望大家如果去日本旅游观光、或交流学习时,能去看一看聂耳纪念公园,为聂耳纪念碑献上一束鲜花,点上一支心香。